dnf

野猪大改造

半年收入10亿元

四川大学

    [业内]日前,动力电池企业富能科技正式提交科创板IPO申请。据悉,富能科技去年选择了市值不低于30亿元、营业收入不低于3亿元的上市标准。2019年上半年,富能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0.13亿元,但未能实现盈利,扣除净利润-2182.77万元。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芙蓉科技第一大客户为北汽集团。自2015年双方合作以来,芙蓉科技的电池组已与北汽全系列新能源汽车配套。2017年,双方还签署了五年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开发三元电池系统和新的三元电池方案。2019上半年,丰能科技的最大客户被调整为长城集团。长城集团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56.06%。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丰能科技对大客户的依赖性较为明显,或将导致公司在业务上的话语权明显减弱。此外,公司大量的流动资金也将被重点客户占用。从长远来看,一旦重点客户的资金链出现问题,必然会导致坏账的增长和拖累当期业绩的风险。从客户的角度来看,富能科技已经与多家汽车厂商进行了合作。除了北汽集团和上述长城集团,2018年底,丰能科技与戴姆勒集团和北京梅赛德斯-奔驰签署合作协议,成为其动力电池供应商。其他客户还有广汽、吉利、一汽、江铃、长安等国内车企。目前,丰能技术的能量密度可达到220 WH/kg,接近国际主流厂商的水平。在产能方面,富能科技预计2019年将达到20Gwh,2020年将达到40Gwh。此外,富能科技欧洲公司已完成初步选址,北美工厂正在按计划进行。两个工厂的初始计划容量为10兆瓦。预计欧洲工厂将于2020年建成投产,到2020年全球总产能将达到60gWh。(文/严明伟)

    

当前文章:http://www.xnlab.com/news/122147.html

发布时间:03:14:21

热门  热门新闻  热门资讯  热门看点  

<相关文章>

苏莞雯《三千世界》(十七)(十八) | 长篇科幻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雨果奖”或“长篇”,会有惊喜出现!

苏莞雯《三千世界》(十七)(十八) | 长篇科幻连载


长篇《三千世界》的第三章开启啦!!今天更新第1-2话~

前情提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辈子是在动物园被养大的,吕可颂大学毕业前后,开始不断遇到各种神奇动物。

从袋鼠到长颈鹿,他们来自不同的世界,也都有着大小不等的麻烦。

吕可颂和她的学生肖捷又要迎来新的冒险,准备上天入地... ...

阅读前面章节,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长篇”获取目录

有什么话想对不存在科幻说?欢迎来留言~*也可以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苏莞雯《三千世界》(十七)(十八) | 长篇科幻连载

| 苏莞雯 | 未来局签约科幻作家、独立音乐人,北京大学艺术学硕士。擅长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展现惊奇想象。代表作《岩浆国》《九月十二岛》《奔跑的红》。《九月十二岛》获豆瓣阅读小雅奖最佳连载。

三千世界

第三章 王子记

(全文约9000字,预计阅读时间22分钟)

01 我是国王嚯

一条弯弯曲曲的管道里,射进一道滚烫的光。

吕可颂的脸摇入光中,占满了管道一头的整个出口。

“就是这个地方?”吕可颂问。光影在她眼前摇曳,她也处在光的变幻中。

“本来是笔直的一段隧道,现在成了这个样子。”说话的女孩和吕可颂年龄相当,她在几米之外调节着手中的裸眼VR发射装置,像魔术师般将吕可颂身边的影像变大变小,旋转一圈,好让她看得更清楚。

“有出现安全事故吗?”吕可颂严肃地问。

“这倒没有。这里本来是地铁的备选路线,不过已经荒废了,没有开通使用过。”

“有监控吗?”

“画面坏了,但是录到过奇怪的声音。”女孩关掉了影像,“好了,就到这里吧。这种事我们插不上手,上头已经找了专家。”

吕可颂还想多看几眼,可惜她只是个地铁的运维志愿者。能进入这个VR网络监控室也是因为管理员看在友情的份上愿意满足她的好奇心。

这阵子,吕可颂的时间和普通上班族呈现出相反的流向。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日她在地铁里做志愿者,周末才到处做点兼职工作。

这天从地铁下班时,她收到了肖捷的信息。

“之前的那只猫怎么样了?”肖捷问。

吕可颂将自己的招牌屋作为动物咨询师工作室以来,只收到过一些寻找猫狗的小委托。她回答:“有你的翻译程序帮忙,顺利从其它流浪猫狗那里打探到了位置。主人已经把猫接回家了,等收到酬金后,应该分一些给你的。”

“你都留着吧,我只需要采集数据就够了。另外,还有事要拜托你。”

吕可颂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能帮得上忙。

“是地铁那边的麻烦事,他们为了查明一段隧道扭曲的原因请了各方面的专家,我是其中一个。但是他们不知道我这个动物语言专家其实是个小学生,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所以要你出马了。”

“你不露面吗?”

“我也会去,只是换个身份。”肖捷说,“最近一段时间过得浑浑噩噩的,有点懊悔。”

“这话还是我说比较合适。”吕可颂有些羞愧。成为动物咨询师两个月来,她只能靠打零工支撑日常开支。而做上地铁运维志愿者,也是因为这份工作能让她免费乘坐地铁。至少在穿行城市这一点上获得了自由。

肖捷和她约定,第二天一同去地铁的一家运营部门参加一场招投标会议。

“我是动物语言专家肖老师的助理。”吕可颂进入会议室前,对部门的接待人员这样说,“肖老师在外出差所以不能亲自到场。”

“我是肖老师助理的助理。”一旁的肖捷也补充道。

接待人员狐疑地看着这一个女孩和一个小学生的组合。

“小朋友,你多大了?”她问肖捷。

“36岁。”肖捷语出惊人,连吕可颂也不冷静地移动着目光。

“看着……不像啊……”

“咳,我身上有一种基因缺陷,让我成年后看起来也像小学生。”肖捷说谎面不改色的本事倒是令吕可颂佩服。

“你呢?”接待人员转向吕可颂,“你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生,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吗?”

这话虽然只是随口一问,却给了吕可颂一份不小的压力。她忘记事先包装自己的身份和经历了,只能硬着头皮和肖捷一同在会议室入座。

宽大的会议桌边上,坐着来自四五家不同机构的专家代表和会议主持人。

关于隧道神秘变形的原因,专家们依次陈述了自己的设想。有人认为是外力环境压力造成的扭曲;有人说是风水的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考察。也有人提出了一个更为惊人的观点:“挺久以前,也就是三十多年的事吧,地铁刚刚建立起来。那个时候,地下的水怪——那可是个庞然大物啊,从湖里钻进了隧道,被人类千辛万苦镇压下去了。现在,是水怪复苏了啊。”

“您说的是我们这段地铁的往事吗?”主持人挠了挠头。

“不是。”

“那是周边线路?”

“我说的是我老家,离这里远着呢。”

“那我们这里不一定有什么水怪啊。”

“那是肯定的,凡是地铁都会有!唉,傻,傻,你真是傻,我都快60岁了,还会不知道吗!”

会议桌旁的人们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模样,忍耐得很辛苦。

终于到了吕可颂和肖捷发言,肖捷站起来干脆地说:“我支持刚才这位先生的说法。”

“你也觉得是水怪?”主持人问。

“倒不是水怪,是类似的东西。你们记得监控录下的那个诡异的声音吗?那是啮齿类动物磨牙的声音。”

“能说具体点吗?是什么动物在捣鬼?”

“我认为是土拨鼠。”

“你有什么证据?”

“我有人证。虽然还没有监测到土拨鼠,但是我从周围的流浪猫狗那里得到了供词。”

这下子会议室里的人都笑开了,就像是遇到了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一样开怀。

“好了好了。”主持人试图扭正话题,“我们现在是想要讨论各种可能性,最重要的是不能再让类似事件发生,防止正在运行的地铁线路受到影响。”

“我没有在开玩笑。”肖捷从书包中掏出了几张图纸,他是有备而来的。

吕可颂在他的示意下,将图纸分给远在会议桌边上的专家们。

“几个月前新闻有报道,郊区和附近农村地下管道的破坏事件激增,主犯就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一支土拨鼠队伍。它们有惊人的掘土技巧,而且喜欢捉弄人,比如去农民的家里偷点酒喝,在人的饭菜里撒点沙子等等。一开始,农民用投毒的方法也没吓走土拨鼠,后来他们想出了开土拨鼠餐馆的点子,之后土拨鼠数量就锐减了。你们觉得它们为什么消失了?”

“为什么?不是因为被吃了吗?”专家们面面相觑。

“不是。它们离开了农村,并且开始进军下水道和公路。按时间推算,它们很可能已经抵达了这里。到了城市之中,它们会迅速学习小区和公路的设计,在人类世界的夹缝中生活。”

“你说的很像玄学,我们怎么能相信你?”刚才大谈风水的那位专家提出了质疑。

“动物的进化能力和对环境的适应性对人类来说还是一个迷,也可能是巨大的惊喜。我说的对吧,吕老师?”肖捷向吕可颂投来一个眼神。

吕可颂认可地点了点头。

“为了寻找食物,它们可以掏空人类丢弃的生活垃圾;为了寻找庇护,它们可以住在树洞、煤气管道、下水道和桥墩下面。为了寻找家园,它们更是可能不顾一切。”

“说了这么多,你们该提一提整治方案的经费了,需要长发公主_热门资讯网多少?”主持人环视一圈。

肖捷扯了扯吕可颂的衣袖,示意她来说。当其他专家纷纷报出高价时,吕可颂还在手脑并用地计算开支。终于,她站了起来,紧张地吸一口气说:“我们的经费需要800块罗马假日_热门资讯网。”

800块,是半个月的房租和餐饮费,足够吕可颂安心放弃其它兼职来调查整件事,足够买下她的时间。

然而话一出口,全屋的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连肖捷也啧了啧嘴,之后皱眉不语。

“你们听到刚才她的报价了吗?”主持人憋着笑意问身边人。

吕可颂眼珠谨慎地转动着,不敢说话。

“最高的报了三千万。”肖捷提醒她。

三千……万?

“好了,你们都回去等最终结果吧。”主持人换上了轻松的表情,“我们会选择一个合适的团队合作。”

一天、两天过去了,吕可颂没有等到消息。肖捷也心急如焚,这天放学后拉着她一起打电话询问,结果得知已经有其它团队中了标。“他们的方案虽然花钱,但是安全。”对方解释道。

“等等,这家的方案我记得就是把地铁段周边重新挖一遍而已。”肖捷皱着眉头问。

“唔,差不多是这么一回事。挖出来以后可以再决定是土壤消毒还是灌上坚固材料。不过,你们不要钱,真想调查的话也可以私下进行嘛。”

不是不要钱——吕可颂想解释,但话到口边却变成了:“可能确实是不要钱吧……”

“在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也会配合你们。”对方说。

“不用了。”肖捷显然是生气了,“再见。”

吕可颂担忧地看着他挂断电话:“是不是因为我报价的时候说错了……”

“算了,吕老师,是他们没有信任我们。”肖捷说。

虽然肖捷倔强地强调这个项目没什么意思,但吕可颂隐约觉得,肖捷也在生她的气。

几天后,扭曲的那段地铁隧道被一支施工队重新挖开。吕可颂以为这件事已经和她无关了,但还是在做志愿者时听见同事说起了内部消息。

“这下问题严重了。”

吕可颂听到有人这样嘀咕,便追问了原因。

“地下挖开了以后,一大堆东西都跑了出来,到处乱窜,有的跑到了居民家里头。一开始大家都说是流浪猫狗,结果发现其实是一种大体型的鼠类。”

那天起,吕可颂行走在十字街口的人行道上时,总会发现周边的居民区和写字楼多了一种特殊的喧闹。她想象着脚下的世界,那些地铁网络中的重要节点,正在被一些混乱的、脏兮兮的东西入侵。那些东西顺着管道向上生长,制造出各种人类的惊叫声和锅碗坠地的“咚咚”与“哐当”。

“出什么事了?这几天都这样……”路过的行人私下讨论着。

“谁知道呢,听说地下有一段路被挖开了,这些部门干活也太粗暴了吧。反正不是我们遭殃,别管了。”

行人走远了,但她们留下的最后那三个字却像是在安慰吕可颂。

别管了。她想,不用在意。

终于有一天下班后,吕可颂发现自己的招牌屋有些不对劲。

原本亮堂堂的招牌灯管里头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动静,光线也变得不太均匀。难道连她这儿也进了土拨鼠?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招牌一侧的门,一只手还握着扫帚,以便赶跑作恶的土拨鼠。令她没想到的是,如果蜗牛有爱情_热门资讯网从灯管那儿滑落下来的土拨鼠不是一只两只,而是一大群“吱溜”地爆发成灾,相互挨着挤着滚向她的房间地面。

大概有五十只……或许更多!

眼前持续混乱的土拨鼠运动,让吕可颂的大脑有些瘫痪。她停顿在一处,只有心里沸腾翻滚。

“嚯。”一只土拨鼠发出了声音,其它土拨鼠则“吱吱吱”地吵闹起来。

吕可颂这才想起要护住自己刚买的水果,但为时已晚,土拨鼠们已经将一袋子苹果团团围住,如大力士般高高举起一只,快速分享完毕。

水果是没能保住了,吕可颂委屈地给肖捷发了消息。

“留住它们,我这就过来!”肖捷快速回复了她。

吕可颂这才觉察到,肖捷并没有真的放下这个项目。或许他还在生着气,或许他也惦记着这些距离人类生活有些远的小动物。她连忙挪动到屋内的迷你冰箱旁,找到了一些蔬菜,切了胡萝卜和芹菜块放在一只土拨鼠面前。它嗅了嗅,开始专注地咬起来。

吕可颂这是第一次看清土拨鼠的长相,它们的毛发配色潦草,忽而灰蓝清爽,忽而黑乎乎一片。耳朵不太明显,腮帮子倒是鼓鼓的,显得形象有点敷衍。只有两枚长长的门牙,让表情时不时显得锐利些。

但是一旦动起来,它们的气质就不一样了。不管是咀嚼还是左顾右盼,都显得一股子虎头虎脑的霸道感,像是同体型动物中的黑帮。

土拨鼠们渐渐吃完了手头的东西,开始撤退。从地面、墙面和天花板,它们采用横着或竖着的路线,一溜烟就不见了。吕可孤芳不自赏_热门资讯网颂拿着锅碗和扫帚想要把它们留深度观察_热门资讯网下来,也没能阻挡那支去意已决的滔滔大军。

肖捷赶到时,招牌屋里只有一只胆子大、心眼粗的土拨鼠还在,它已经吃了二十分钟。

肖捷还没顾上擦汗,就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根擀面杖大小的金属棍。

“这是什么?”吕可颂问。

“我的翻译器。我把现在开发出的所有翻译功能都集成到一起了。”肖捷开始调试手中有些笨重的翻译器,“唉,本来想通过这次接下项目赚点钱,好让它能够升级优化。谁知道你报了800块。”

听到肖捷的抱怨,吕可颂有些脸红:“那你升级需要多少成本?”

“至少要500!”

屋内的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只有土拨鼠“咔嚓咔嚓”的咀嚼声格外清晰。

“好像没有什么区别。”肖捷挠了挠头发。

吕可颂“嗯”地点了下头:“还是先关注关注眼前的这只吧。”

“现在都没逃走,可能是个土拨鼠中的智障。”肖捷俯下身,将翻译器轻轻摆在土拨鼠与自己之间,点亮开关。在荧光中,他尝试说话。

“喂?你好?”

他又调试了下,继续说话。

“你知道我是什么吗?”

土拨鼠并不理睬他。

“没有更多胡萝卜了。”吕可颂试图提醒肖捷时间不多,但她的声音也经过翻译器的过滤,传给了土拨鼠。这下土拨鼠有了反应,只是它发出的声音经过翻译后也令人费解:“咂咂砸滚滚滚咬你哦嚯……”

“可能是语气词太多了,还要提取提取。”肖捷摆弄起翻译器,“还有脏话,看来土拨鼠会说很多脏话,也要省略掉,把最有价值的意思提出取来。好了,再试试!”

这样一来,土拨鼠又一次开口时,他们听到了一些信息。

“大脑袋的你们,来敝国送果子嚯。”

“敝国?”吕可颂重复着,感觉这是一种十分正式的建立外交的语言。

她充满疑虑的声音也通过翻译器传到了土拨鼠那儿。

“我是国王嚯。”土拨鼠仰起脖子,直立着说。

02 亲戚之血

吕可颂的手悬在土拨鼠脑袋上方,想要摸一摸它高昂的嘴巴,却被肖往回拉住。

“没咬到,遗憾嚯。”土拨鼠喃喃一句,继续吃起手中所剩不多的胡萝卜。

“处处小心,不能低估它们的智商。”肖捷提醒吕可颂,“在我们这个地球上,鼠类语言的复杂程度或许仅次于人类。”

发现肖捷的影子压迫而来,自称“国王”的土拨鼠一下子龇牙咧嘴了。

翻译器中传出的内容是:“你,目的是什么?”

被土拨鼠如此质问,肖捷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这样的,我在地铁做志愿者,你们的行动干扰到了我们的工作。”吕可颂担心眼前这位国王听不明白,又解释了一遍,“我们希望你们不要再有类似的破坏行为。否则,我们会抓住你们。”

国王流出了一道鼻涕,两颗眼珠也变得水汪汪的。

“城市里太危险了,又容易迷路嚯。”它说。

“那你们会离开吗?”

“会会会,还会停止破坏嚯。”国王看起来是十分用力反思的模样。

吕可颂和肖捷相互对视,都觉得有些意外。

“既然谈得这么顺利,那你吃完就可以走了。”吕可颂轻轻摆了摆手,又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国王的嘴巴咧成一道月牙,身子往地面俯下去。它捡起了几块碎裂的瓜果,然后蜷缩成一团溜走了。

但这是一位言而无信的国王。

过了几天,肖捷放学后在地铁服务台找到了吕可颂,他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忧心忡忡。

“是土拨鼠还没有消停,对吧?”吕可颂也得到了一些内部消息,“或许是沟通上还有一些问题,我们再把国王找出来聊聊?”

“吕老师……”肖捷说出了他的新发现,“国王被换成新的土拨鼠了。”

“国王也可以随便更换的吗?”

肖捷点了下头:“是我打听到的。我想,我们要聊一聊的对象很可能不是国王。”

“那会是什么?”

“国王的选拔会是由谁决定的?”

“这……”

“根据我的推测,有一个聪明的角色在控制国王。如果想要根治土拨鼠造成的鼠患,就要找到这个聪明的家伙。”

“你有什么计划吗?”

“只能继续打听了。”

肖捷正要登上一列车回家,吕可颂叫住了他:“如果你有时间,就跟我来一趟。”

肖捷的眼中有些疑虑,但他没有拒绝,跟着吕可颂到了位于地下的VR网络监控室。

“璐璐?”吕可颂在门口叫了一声。

一名坐在高凳上的圆脸女孩探出头来,看了眼吕可颂,又将目光转向肖捷:“这就是你说的动物语言专家肖老师?”

她说起“老师”的时候,脸上的笑意几乎要随“扑哧”声飞出。只不过,不是嘲笑的意思。

“你和他说了我的身份?”肖捷对吕可颂有些埋怨。

“是我追问的,我早就注意到你这个天才少年了。”女孩跳下凳子,“我是VR监控管理员汤璐璐。”

肖捷脸猛地一红,一边扯着书包肩带一边别扭地走向了别处,在监控室的中心区域转悠起来。

这儿的地面是黑色的,墙面是黑色的,空间是空荡荡的,但几盏有序排列的灯具和仪器似乎潜藏着巨大的能量。

“肖捷,璐璐听说了你的土拨鼠设想后,连着加班好几天,做出了可以观察到土拨鼠生活的VR监控网络。”吕可颂提醒道。

“虽然我们条件有限,只能在一些石头呀垃圾呀上面安装摄像头。”汤璐璐说,“但是基本可以覆盖土拨鼠的活动范围。”

见肖捷不吱声,她走到一盏可活动的灯架前拉了拉,将灯光面板对准肖捷,然后“啪”一声按下了开关。

肖捷的眼前出现了数条逼真的悬空隧道,但他用手触摸时,抓到的只是空气。他保持镇定,没有显得多么惊讶。

“土拨鼠的活动区域,基本可以包括食物的分配区、甲骨文创始人称Uber一文不值_热门资讯网转移区、存储区和消耗区。你现在看到的这些范围里头,都有着它们的能量流动。”汤璐璐说。

“那条弯曲的地铁隧道呢?”肖捷问。

汤璐璐又在调度台操作了一会儿,肖捷眼前的影像开始移动,并从半空中垂落至地面。在虚拟的尘土之中,吕可颂逐渐看到,自己和肖捷仿佛身处一段隧道内部,眼前的世界被营造得十分逼真。

“吕老师,你说,土拨鼠为什么一定要经过地铁隧道呢?”肖捷冷静下来,“换一句话说,它们为什么要迁徙到这个城市来?”

“你不是说,它们是被农民吓跑的吗?”

“但它们也可以去其它更隐蔽的地方躲着。它们的活动区域不必非得经过这条隧道。”

“也就是说,它们也有另外的目的?”

“不如,让它们自己告诉我们?”汤璐璐也走入虚拟的隧道中,将脚边一颗灰不溜秋的石头踢向肖捷。

“这是?”

“我的监控器。”汤璐璐笑嘻嘻地露出一只握着遥控器的手,“我们可以让它朝任意方向移动,又不容易引起土拨鼠的怀疑。”

肖捷看汤璐璐的目光变得有些赞许。之后几天,他开始和她合作,先是改造出一只更为特殊的监控器石头,然后将其塞进了地下的世界里。

当工人们操作着挖掘机和盾构机挖开隧道,这颗不起眼的小石头则钻进了狭窄、阴暗和杂乱当中,被土拨鼠们发现,搬运,拿来垫脚或者是磨牙,逐渐成为它们生活的一部分。

石头背后,三人保持监视。

“可颂,你来看看。”汤璐璐给吕可颂连着播放了几支土拨鼠的生活影像。

在那些画面中,一只只土拨鼠散落各地,在缓慢与快速的节奏中交替行动,这里看看,那里看看。

“它们是不是迷路了?”汤璐璐一手托着腮,“有时候我也想,地下空间没有什么参照物,其实很容易迷路的吧。对土拨鼠来说或许也不例外。”

“我也收集到了一些信息。”在地面坐着的肖捷揉揉眼睛,从身边一堆笔记中抬起头来,“国王确实不是真的领头,真的领头其实是一只土拨鼠,奇怪的是……”

“怎么了?”吕可颂问。

“其它土拨鼠对他的称呼,如果翻译过来,就是‘王子’。”

“王子?那就应该是国王的儿子吧?”

“流水的国王,铁打的王子。”汤璐璐笑了,“这倒是有意思啊。”

“确实有点奇怪。”

“而且还不知道隧道变形的原因。如果真的是这些土拨鼠做的,它们为什么会有这种能力?”肖捷站起来,“我们应该和这位王子聊一聊。吕老师,靠你了。”

“我?”

“我在石头里内置了翻译器,你的声音可以通过翻译传达到那边。来吧,你就是我们的代言人了。”肖捷推着吕可颂坐到了事先准备好的一支话筒前,计划将她的声音从这里发射出去。

肖捷锁定的目标,是一只与众不同的土拨鼠——尾巴异常大,接近松鼠。大号板栗似的脑袋游移不定。

土拨鼠在自己的洞中,小石头紧紧跟随。

“我该说些什么?”吕可颂紧张地问。

“随便,试探试探。”

肖捷按着开关,他们的这一问一答也传递到了石头上,又从那儿释放出只有土拨鼠听得懂的话语。

“注意他的爪子。”肖捷低声说,“可以推测他的情绪。”

土拨鼠本来握着一片肥美的树叶,此刻树叶掉落到了地面,两只原本灵活的爪子变得僵僵的。

“妈妈?爸爸?”他警觉起来,又甩甩头。

“王子?”吕可颂张了张嘴。

“你不是爸妈——”王子吱吱吱道,态度有一些改变。

吕可颂搓着手,准备向一旁满怀期待的肖捷和汤璐璐道歉。

“你是——奶奶?”王子的声音从翻译器中传来。

“啊?”

“奶奶才会这样说话的,省略各种语气词。嚯嚯嚯!”王子摇摇晃晃,看起来像是对着空气深情演讲,“奶奶——快给我指引——”

“他把你当作奶奶了。”肖捷拉拉吕可颂的衣袖。

吕可颂稳住心情,清清嗓子:“你在这里做什么?‘王子’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听起来有点晦涩呢!”王子用爪子挠挠脑袋,“奶奶,我发现了,最适合我的职业其实是王子!嚯嚯嚯,不管是生个孩子让它做国王,还是找个笨笨的傀儡让它做国王都可以,反正我要一直一直做王子。”

王子激动地把自己蜷成一团,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开始嗅起那只石头。

“那个隧道变弯了,是你做的吗?”吕可颂心急地问。

“不要离开我。”王子抱着石头,跳起来。

“可能……你要学着说点脏话,要不然他听不懂。”肖捷低声提醒。

吕可颂酝酿了一会儿:“祝你掉果子屑屑。那个隧道是你弄弯的吗,不回答就咬你哦。”

“哇哦。”

“我说得不好吗?”

“我想成为奶奶这样的土拨鼠,自信、炫酷还可以很冷漠!”王子吱吱着,原地反复跳起来,“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正当吕可颂不知所措的时候,王子的耳朵不自然地动了动,他似乎听到了一些动静。

肖捷示意吕可颂安静下来,侧耳倾听。

汤璐璐开始调取摄像头,他们聚焦着王子的脸——他的注意力集中起来。

“怎么回事?”吕可颂担忧地问。

肖捷一边盯着影像,一边敏感地说:“能不能拉近一点,凑到他的眼睛,到瞳孔里。”

汤璐璐紧张地敲击着键盘,吕可颂和肖捷眼前出现了上百幕交叠的画面——全是王子瞳孔中流转的光影。

“这是……监视器?”连汤璐璐也一头雾水。

看起来,王子在自己的眼中调动了无数摄像机的监控器,可以同时看到被河道与树木遮挡的出入口、来往的车辆和尘土,以及许多交错的地下通道。而这些监控的来源是……

“该不会是其它土拨鼠看到的东西都被他监控了吧。”汤璐璐所说的,正是肖捷的设想。

“这……怎么做到的?”吕可颂问。

“这就要靠你问出来了,奶奶。”肖捷激动地掰了掰手指。

吕可颂咳了咳,重新在麦克风前开始角色扮演:“我的宝贝,别累着了。咬你哦。”

“奶奶,我的‘亲戚之血’还不错吧。咬你咬你哦。”

“嗯嗯,你是怎么练习的?”

“只要咬人家一口,我就能把它们全部变成我的亲戚。我不是孤独的!”王子变得眉飞色舞,用两颗门牙啃起怀中的石头。

“别咬……”在吕可颂阻止王子之前,肖捷捂住了她的嘴巴。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阅读前面章节,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长篇”获取目录



------分隔线----------------------------
http://www.587766.com/winzhi/z7oxpooa1671621.htmlhttp://www.sooopu.com/alzhi/6lro111495445.htmlhttp://www.chuncuinet.com/appzhi/k0r6391619.htmlhttp://www.chuncuinet.com/wzhihxgtk8tzv500.htmlhttp://www.qhcwmt.tophttp://g4683t.comhttp://www.wpc-jh.comhttp://wannianzhong.cnhttp://41.xlfeb.com/w9751.php?235x5.html http://dahenhuai.cnhttp://gcjs.org.cnhttp://www.aidey.com http://www.top78.cnhttp://www.eipnwtcok.cnAG亚洲资讯网阿里长沙旅游资讯网长沙旅游资讯网滁州已八信息网资讯网资讯网朗读者新游资讯_07073新游频道宝牛e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