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热门资讯网主页 > 热门资讯网国内 >
摘要:海豚湾恋人...

我们是兄弟

大数据共享有三难:“不愿”“不敢”“不会”

时间都去哪了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专题讲座,专家表示——大数据共享有三难:“不愿”“不敢”“不会”

    

      作为人口大国和制造大国,我国数据产生能力巨大。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将大数据上升为国家战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近日举行的专题讲座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梅宏在回顾过去几年我国大数据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时总结:“进步长足,基础渐厚;喧嚣已逝,理性回归;成果丰硕,短板仍在;势头强劲,前景光明”。

    

      预计2020年我国数据总量占全球1/5强

    (function() {

     var s = "_" + Math.random().toString(36).slice(2);

     document.write('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6611293',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随着数字中国建设的推进,各行业数据资源采集、应用能力不断提升,将带来更快更多的数据积累。

    

      梅宏介绍,预计到2020年,我国数据总量有望达到8000EB,占全球数据总量的21%,将成为名列前茅的数据资源大国和全球数据中心。

    

      我国一些互联网公司建成了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大数据存储与处理平台,并在移动支付、网络征信、电子商务等应用领域取得国际先进甚至领先的重要进展。随着政务信息化的不断发展,各级政府积累了大量与公众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信息系统和数据,并成为最具价值数据的保有者。

    

      在科研投入方面,前期通过国家科技计划在大规模集群计算、服务器、处理器芯片、基础软件等方面系统性部署了研发任务,成绩斐然。“十三五”期间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中实施了“云计算和大数据”重点专项。我国已经具备加快技术创新的良好基础。

    

      大数据治理体系尚待构建

    

      “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我国在大数据方面仍存在一系列亟待补上的短板。”梅宏首先提到,目前我国尚无真正意义上的数据管理法规,难以满足快速增长的数据管理需求。

    

      推动数据资源共享开放,将有利于打通不同部门和系统的壁垒,促进数据流转,形成覆盖全面的大数据资源,为大数据分析应用奠定基础。

    

      讲座中梅宏提到,我国政府机构和公共部门已经掌握巨大的数据资源,但存在“不愿”“不敢”和“不会”共享开放的问题。

    

      例如:在“最多跑一次”改革中,由于技术人员缺乏,政务业务流程优化不足,涉及部门多、链条长,长期以来多头管理、各自为政等问题,导致很多地区、乡镇的综合性窗口难建立、数据难流动、业务系统难协调。同时,由于办事流程不规范,网上办事大厅指南五花八门,以至于同一个县市办理同一项事件,需要的材料、需要集成的数据在各乡镇的政务审批系统里却各有不同,造成群众不能一次性获得准确的相关信息而需要“跑多次”。

    

      在数据共享与开放的实施过程中,各地还存在片面强调数据物理集中的“一刀切”现象,对已有信息化建设投资保护不足,造成新的浪费。

    

      此外,近年来,数据安全和隐私数据泄露事件频发,凸显大数据发展面临的严峻挑战,融合应用有待深化。

    

      共享开放是大数据资源建设的前提

    

      “大数据是数字经济的关键要素,强大的信息技术产业和全面深度信息化赋能的传统行业无疑是数字经济的基础。”基于自己在大数据领域的研究实践,梅宏建议,大数据治理须从营造大数据产业发展环境的视角予以全面、系统化考虑。

    

      在国家层次,重点要在法律法规层面明确数据的资产地位;在行业层次,重点要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框架下,充分考虑本行业中企业的共同利益与长效发展,建立规范行业数据管理的组织机构和数据管控制度;在组织层次,重点要提升企业对数据全生命期的管理能力,保障企业自身的数据安全及客户的数据安全和隐私信息。

    

      “在数据治理体系建设中,数据共享开放是大数据资源建设的前提,在现阶段重要性尤其突出。”梅宏认为,在平衡数据共享开放和隐私保护、数据安全的关系时,还需要强调应用先行、安全并重的原则。 【编辑:张一凡】

当前文章:http://www.xnlab.com/nieyd92l/7904-5762-47868.html

发布时间:00:24:59

百度地图  百度地图  热门  百度地图  

<相关文章>

恩施市龙凤镇脱贫奔小康—— “试验田”里风光好

    每逢节假日,藏在武陵山区深处的青堡村就会热闹起来。  17个房间早已客满,订房电话还响个不停。“兄弟民宿”农家乐的负责人黄正学跟妻子合计:“要不明年把房子再扩建一层?”  从黄正学家的三层小楼上望出去,青瓦白墙的土家风格楼房沿着山道迤逦而建,阡陌纵横的蔬菜基地向远山延伸……  青堡村所在的湖北省恩施市龙凤镇,2013年被列为国家综合扶贫改革试点。6年过去了,在扶贫搬迁、移民建镇、退耕还林、产业结构调整等方面先行先试,黄正学们迎来了决胜脱贫奔小康的好日子。  “挪穷窝”迁新居,生活“翻了天”  三层小楼里,沙发、平板电视、冰箱等家具家电一应俱全,厨房里沼气灶点火就来。在青堡村易迁小区,54岁的刘大国咧嘴一笑:“现在这生活就像翻了个天!”  刘大国是龙凤镇5716户搬迁户的一员。搬迁之前,他们居住在平均海拔1400米的莽莽大山中,出山必须跋山涉水——要翻越一处叫手爬岩的悬崖,还要蹚过六七条湍急的河流。  1993年秋,青堡村五六个村民抬猪蹚过湍急山涧的一幕,被人拍摄下来,照片以“路在何方?”为题登上了人民日报。  “那时卖猪得几个人合伙抬猪过河出山,大冬天河水冰凉,蹚一回河,人也病一场。”回想当年抬猪下山的经历,刘大国不禁蹙起眉头。  住的是祖辈建的木头房,吃的是挂坡地上靠天收的玉米土豆,喝的是岩窝窝积下的雨水……出行难、饮水难、用电难、住房难、上学难、看病难、增收难,龙凤镇一直深受贫困折磨,2013年初全镇贫困人口比例达35.6%。  一方水土,难养活一方人。龙凤镇突围,非搬迁不可。  试点之初,龙凤镇用一年的时间统一规划设计,出台了城乡建设、经济社会发展、土地综合利用等3项总体规划以及交通运输发展等28个专项规划。马丁的早晨_热门资讯网然后落实扶贫搬迁、土地增减挂钩、特色民居改造实物补助三项奖补政策,分步实施搬迁。  2014年,刘大国一家搬出了深山,花了15万元建起来的房子,得益于各项奖补资金,自己只掏了3万多元。  如今,龙凤镇共建成9个中心社区、37个居民点和2个安置小区,引导5716户2万多村民从自然条件恶劣的偏远区域搬迁至集镇、中心社区或居民点。同时,建成一级公路55公里,其他等级公路610公里,“出家门、上车门、进城门”的农村综合交通网络初步形成。 1949_热门资讯网; “换穷业”走新路,荷包“鼓几圈”  山中露重,龙凤镇龙马村的茶园小道上,苔藓湿滑,一脚下去,滋滋冒水。70岁的刘景志吆喝着与村民们一起到茶树园里干活。  “老刘,年底脱贫验收按手印有没有问题?”未到地头,村支书吉尚兵便喊开了。  “荷包都鼓了好几圈了,脱贫还叫事?”刘景志挥挥手,哈哈大笑。  以前种水稻、玉米,一年到头只顾填个肚饱。现在退耕还林,刘景志种了7亩茶园,租给抹茶加工厂做种植基地,一年租金就有1.4万元啦啦啦德玛西亚_热门资讯网,老两口在茶园打工,一天工资180元。  退耕还林,是龙凤镇贫困户换穷业的一大抓手。当地按照“公司+专业合作社+农户+基地”模式,大力发展茶叶、漆树、小水果等高效经济林,先后引导4500余户贫困户以山林、土地入股的方式加入专业合作社。  “换穷业”的过程并不容易。吉尚兵介绍,龙马村为了动员村民们改种茶树,“院坝会”开了不下20次,扶贫干部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免费发放茶树苗和肥料,免费组织种植技术培训。  “干部带头先挖自家的水稻田,然后带着挖机一家家地挖田埂。”龙马村第一书记黄先荣说,一年时间,龙马村将全村25度以上的3600亩坡耕地全部退耕还林改成茶园,并将全部茶农纳入茶叶种植专业合作社。  为了让扶贫产业“立得住”,龙马村引进多家茶叶加工企业,与茶农签订保底收购协议。来自浙江的客商还在这里成立了抹茶加工公司,不仅带来了机器采茶、遮阳布覆盖等增产新技术,还将龙马村的茶叶卖到了日本、韩国等地,提高了茶农的收益。  “早知道一亩茶能卖三四千块,我就不跟你‘干仗’了。”当初不肯种茶叶的“犟脑壳”彭恩声,跟前来走访的黄先荣开起了玩笑。靠着8亩茶园,现在彭恩声光种茶一年收入3万多元。  龙凤镇党委书记程俊毅介绍,如今龙凤镇建成茶叶、烟叶、蔬菜、小水果等特色我的团长我的团_热门资讯网产业基地6.2万亩,引进农业龙头企业25家,培育农民专业合作社141家,全镇80%的耕地实现集中规模经营,70%以上的农户融入产业链。  为让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更好发展,龙凤镇在2015年试点组建专业合作社扶西南林大男生背女生涉水上课_热门资讯网贫互助联合社,从扶贫专项资金中拿出2000万元注资入股,并组织需融资的40家专业合作社注资入股。  “注资入股的专业合作社可以按照1∶5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也可在互助社内部拆借、过桥,解决融资难题。”龙凤镇金融办主任程文新介绍。  去年底,龙凤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1950元。  “拔穷根”谋振兴,探路全域旅游  连续“挖”来4名本科生,龙马民族学校的校长吴艳锋可是扬眉吐气了一把。  “前几年,不少教师来学校报道当天就闹着想走,学校生源也是连年下降。”吴艳锋说,2007年他从三峡大学毕业后来到龙凤镇支教,十余年间见证了这所乡村学校的变迁。  转机来自试点方案中的镇村共建计划。2015年,龙马民族学校重建,投资达4000万元,原本破旧不堪的校园一举变成龙凤镇最好的公共设施:在镇街范围内最大的一块平地上,新建成5座教学楼,现代化的教学设施一应俱全,还有标准化建设的操场。  办学条件好了,优质师资随之而来。曾在利川市城区教学的长江大学本科毕业生黄建萍,2016年主动找到吴艳锋,调来老家教学,如今担任校办主任。“现在老家的发展日新月异,一点儿不比城里差。”黄建萍说。  龙凤纪梵希_热门资讯网镇副镇长王东介绍,试点以来,龙凤镇迁建、新建初中、小学、幼儿园16所,并与恩施城区中小学形成教学共同体,实行“大校带小校、大手牵小手、大课连小课”制度,推动优质教育资源下沉、共享。  不比城里差的,还有新扩建的乡镇卫生院。龙凤镇中心卫生院龙马分院设置了远程会诊室,通过专家上门坐诊、视频远程会诊等方式,与恩施市、州大医院构建联合体,实现城乡优质医疗资源共享。龙马分院主任商守毅介绍,去年分院的住院病人超过1000人次,全年累计服务病人7000多人次。  位于龙马村的龙马风情小镇上,特色民居、土家集市等元素相映成趣。每至傍晚,身着土家服饰的男女老少集聚广场,莲响、摆手舞、腰鼓等民族歌舞让远道而来游客流连忘返。  “要想‘拔穷根’必须在产业上谋发展,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在龙凤镇是同步进行的。”程俊毅说,龙凤镇探路全域旅游。在龙马片区,如今已有200多户民宿,每年接待游客4万多人,增收上百万元。  如今的龙凤镇,新建、改扩建的15座水厂,保障了全镇百姓的安全饮水;实现了4G网络中心村全覆盖,宽带入户率达51%;集镇上,露天电影院、百货商场等等一应俱全。  “我们是村庄里的都市,城市里的村庄。”吉尚兵说。

    

     编辑:刘一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http://www.chuncuinet.com/walizhipxune8k35361423/http://www.chuncuinet.com/walizhi1n3h/http://www.xaoyo.com/api7r8r87221577/http://www.chuncuinet.com/appalizhi8jqniwg/http://www.xaoyo.com/alitv19859/http://www.chuncuinet.com/appalizhi4yj5tkj79693/